小公主追夫记-小小公主 ☆、224 温兰的真面目

乱伦小说   2021-04-28   加入收藏夹

  李甜甜仿佛不认识眼前的那个女人,她刚才的意思是那个李虎…她记得那天是温兰约自己出去的,然後又提前离开了,难道是她?

  “你说什麽?”温兰的声音颤着,千万不要是她所想的那样!

  “你个没用的笨女人!你不是不喜欢梁暖暖吗?我只不过是让你变得讨厌她,变得恨她,不过你真是没用,在何家一点地位都没有,也没有破坏梁暖暖在何家人心目中的印象,她和旭北的感情还是那麽好!真是个没用的女人,怪不得何旭东不要你这双破鞋,他觉得脏,脏!”

  “为什麽,为什麽要这麽害我,枉费我这麽相信你!对你这般推心置腹。”李甜甜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温兰。

  “为了得到我想要的,而你就是我选择的牺牲品!谁叫你自动送上门的!有一颗无比贪婪不满足的心呢!”温兰的眼中露出了讥诮,对着病床上的女人鄙视极了,不然,她才没有资格让自己喊一声姐姐呢!

  “你这个恶魔,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怎麽不放过我啊!你不是马上要进监狱了,甚至是一个被家族抛弃的可怜虫!”温兰嗤笑着:“我手上可有你和李虎的好几盘带子哦,里面的画面足够让你声名扫地,成为一只过街老鼠,到时估计当妓女都让人嫌弃!”

  “你你…”

  “说不出话了,哈哈哈…我还要告诉一个令你更吃惊的消息呢!”温兰的话语有了片刻停顿,唇边挑起了一抹冷冷的笑:“其实,你当时的女儿是能够成活的,只是我知道你说是何念贝撞到你的时候,偷偷地动了一点手脚,然後…然後你的女儿就没了!”

  “你…你一直在设计我”李甜甜的脸上是那种难以置信的震惊,她可是把温兰当成好姐妹看待的。

  “不然我可能一直会给你那种幻觉,谁叫你撞了不该撞的人呢!该撞的人却是好好的!”

  “你个杀人犯,还我女儿,还我女儿!”原来女儿是被她害死的,自己的一切都被她给毁了,李甜甜看着眼前的女人,带着愤恨的扑向她。伴随着咚的一声,受伤的女人四肢大张的趴在地上,她的手抓着面前的脚踝,狠狠的掐了上去。

  穿着很是优雅的女人弯下腰,可是伸出的右手却五指大张的抓住了李甜甜的头发:“谁叫你笨呢!本来只想弄点证据在手上,也让你加深对梁暖暖的恨,可是你这个贱货啊,被人操了几次,就张开双腿让人上,真是一个荡妇,欠人操的荡妇,难怪会被何家休了啊!啧啧啧…当初何旭东怎麽就看上你这个东西…”

  “你,你,你个疯子,我要告你,你害死我的女儿,是故意杀人,故意杀人!”

  “没事啊,你去说啊!看有人相信你不!我手上可是有你策划绑架何念贝的证据哦,傻瓜,我几句话一套,你就把自己的全盘计划脱出了,找到的是些什麽人啊,不成事的东西!而且啊,你和那个李虎在床上那麽骚浪的录像可是在你没离婚前哦,有人会相信你这个出轨的女人吗?搞不好,肚子里的孩子还是那个野男人的!要不要让全国的人都看看你扒开发骚的性器求男人操的照片呢!”

  “为什麽,你为什麽要这麽对我!”这个可怕的女人为什麽要这麽对她,为什麽,为什麽要选择她来当这个牺牲品,让她失去了一切,所有的一切。

  谁让何家众人根本就没有让她能突破的地方,何旭北对她根本就不怎麽搭理。李甜甜怀孕的时候,自己也经常到何家给她检查,本希望能与何家人拉近一点距离,可是何母白小菲对自己永远保持着一种有理的态度,而何老爷子根本就不怎麽搭理自己,她亲切的唤声爷爷,他也只是点点头就走进去了。她想象中的与何旭北的不期而遇更几乎没有发生过,可是她好几次从梁家经过的时候,有时会看到他正陪着梁暖暖坐在院子里。哪怕他回来,也只是跟自己点点头,然後就问白小菲,暖暖呢?想打入何家的想法并没有成功,她只能从一直对梁暖暖有意见的李甜甜下手了,可是那笨女人,先把她自己给栽了。

  “你…你…”李甜甜抖着手仰头看着面前的女人,她全身的伤很疼,可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女人,她赔上了自己的所有,这个恶魔。

  “知道吗?在赔上我自己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所以我得拉下一个人,让她尝尝我尝过的滋味!”温兰还记得参加完金家举行的酒会的第二天,那个金庆北就找上了自己。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温小姐,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你喜欢何旭北,而我喜欢梁暖暖!可是他们在一起了!”

  “所以…”聪明人不需多问。

  “所以,我们该为了自己需要的而努力,不是吗?”

  那天她与金庆北结成了同盟。他制定了一系列打击何旭北的商业计划,而她则利用李甜甜来制造梁暖暖的麻烦,让何家人慢慢的对梁暖暖失望,在这个时候梁氏一定不会对何旭北伸出援手的,而金家上头也有人,可以适当的给何家在政界造成不良影响。金庆北还制造了何旭北迷奸嫩模的丑闻,为的就是让梁暖暖彻底的对他失望,而自己到时可以以担心的姿态安慰何旭北,让他看到自己比梁暖暖信任他,那麽何旭北自然会认识她的好。可是,发生的每一件事,却与他们想法背道而驰,小贝贝好好的,何旭北与梁暖暖更没有发生他们想象中的矛盾,甚至她和金庆北完全被排除在他们的生活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