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奸淫的母亲

乱伦小说   2021-04-28   加入收藏夹

妈妈双腿跪伏在沙发上,高高的耸起了雪白浑圆的大屁股。她如同一只下贱的母狗一样,跪趴在沙发上将自己那充满淫欲的屁股向后不停的顶着。她那雪白丰满且富有弹性的乳房,自然而美丽的下垂着,随着方五在她屁股后边每一下的抽动,秋千似的有节奏的荡来荡去……

  方五用一只手捉住妈妈的双乳玩弄了起来,另一只手则用力向下压了一下她的腰,这下妈妈那雪白浑圆弹性十足的屁股变得更加高耸了,她那粉红的嫩屄也在屁股沟里更加突现了。

  方五一把抓住妈妈凌乱的发髻,使她流满泪水的俏脸高高抬起,露出修长白嫩的脖颈,一手紧紧按住她的纤腰,象懒汉推车一样开始了又一轮的抽插,随着方五的前后推动,妈妈的两只丰乳也有规律地前后晃动起来,十分诱人。

  妈妈的阴道又紧又嫩又滑,方五奋力挺动下身,坚硬的阴茎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子宫,肉棒和黏膜摩擦的感觉令方五爽快无比。

  方五把脏兮兮的脸紧紧贴在妈妈光洁白嫩的裸背上,双手抓着她吊在胸前不停晃动的坚挺的乳房用力揉搓着,下身狠力抽刺,尽情地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阴茎在阴道内横冲直闯,妈妈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腰枝,收紧阴道口,迎合着方五的抽插。

  “嗯…嗯……”妈妈雪白的手指紧紧抓着沙发,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纤细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的脸颊和泪水混在一起。她性感的朱唇微张,随着方五的抽送口中发出婴儿哭泣般的哼声。

  方五弓起腰背,双手紧捉妈妈双乳的乳峰,他用双肘抵住沙发,猛烈冲撞着妈妈的胯间。他一会儿曲起右腿,左腿伸直,一会而又跪在妈妈臀下,抽插着,冲击着。

  方五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妈妈痛苦似的呻吟声、阴囊抽打妈妈会阴处的噼噼啪啪的拍打声混在一处。两个赤裸、汗水淋漓的肉体绞缠在一起,上下翻滚。妈妈的双手紧紧抓住脏西西的沙发面,奋力迎接着方五的冲撞和侵入。

  这时突然电话铃声大作。

  “是我的!……”妈妈惊喊道。

  方五起身从地上的手袋里拿出手机,递给用一只手掩住胸部的妈妈,妈妈的下体还插着他的阴茎。

  “是我老公!”妈妈哀怨的看了方五一眼。

  方五直起身,已经萎缩的阴茎从妈妈阴道里滑落出来,粘满翻着泡泡的淫液。
  “喂,你在那?你着急啦?”铃声焦躁不安地鼓噪不止,妈妈努力平息了一下气喘,声音轻柔平静的问道。

  方五在妈妈的一旁坐下来,他把手又伸进妈妈的双腿间,用手指去拨弄妈妈那被淫液浸透的阴唇。

  “可不是嘛!到现在还没加完班呢!你再等一会可能马上就完事儿了!如果过了半个小时我还不出来,你就回去吧!我和晓岚她们挤一挤,在职工宿舍凑货一晚算了!”

  妈妈一边扭动着臀部躲闪着方五的手指,一边装做也有些委屈的的口气跟电话那边的爸爸说道。她不知道方五奸污完她后,她能不能走,也许这一晚她都要被男人们玩弄。她不敢告诉丈夫她的处境,毕竟被男人轮奸,对一个女人来讲,特别是对一个已婚的少妇来讲,是相当羞辱的事情。

  妈妈挂断了电话,方五一个饿虎扑食重新把她压在身下,在她的口中拼命吸吮。妈妈知道这时不让眼前这个男人尽兴是不可能的。她顺从地用舌尖与方五纠缠、引逗。同时还用手时重时轻地套弄着方五的阴茎。

  方五的阴茎湿滑、短小,阴囊上粘满黏液,妈妈的指尖轻轻在他的会阴,肛周刻划,方五不禁紧皱双眉,收肛提臀,发出骨碌骨碌的呻吟。方五又一次挺起,妈妈再次委曲求全地把强奸她的男人的阴茎送入了自己体内紧紧夹住。

  电话铃声又一次响起,可是他们全然不顾。

  “嗷……嗷……”方五抽插的节奏突然加快了,百余下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妈妈阴道的阵阵收缩下,他怪叫着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悉数射进妈妈的身体里,喷洒在她的子宫壁上。紧接着他象一头死猪一样一头栽倒在妈妈身上,吁吁带喘。
  “你干什麽?”方五发觉了身下妈妈的挪动,眼也不睁说。

  “大哥求求你!我……我该走了,我老公都着急了!让我走吧!”妈妈小心翼翼哀求着方五。

  “不行!我爽够了!我的这帮兄弟还没爽呢?妳这小屄又紧又滑!真他妈够味,简直是人间极品,不让他们尝尝能行吗?再说像妳这种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娘们,一天不被男人肏个七八回的,妳能满足吗?妳不能走!”

  方五拍了拍妈妈的雪白大屁股,他搂住妈妈的脖颈,把她压在臃肿的身下,他那萎缩短小的阴茎,湿糊糊地贴在妈妈的腿上。

  “我,我先去尿个尿行不行?”妈妈小声哀求着,试着把方五从自己身上推下来。

  “可以!你去!”方五恋恋不舍的从妈妈身上下来。

  妈妈想穿上衣服,却被方五一把夺下。妈妈只有赤裸着身体,用双手遮掩着挺翘的双乳,跑下床去。渗露的精液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满了她丰满坚挺的臀沟。
  妈妈小便回来,方五睁眼看到妈妈迟疑地站在床边,她纤腰丰臀,双乳挺耸,两腿间的阴毛乌黑浓密。她真不知究竟该怎麽办。走吧,她赤裸着身子是不可能的,再说男人们也不会让她出去,自己上沙发吧又等于主动送给这些陌生而又肮脏的男人来蹂躏。

  方五伸手把妈妈拉进怀中,低头吸吮妈妈的口舌,他一只手揽住妈妈的肩,另一只手又伸进妈妈的两腿间摩挲、抠捏起来。

  妈妈又一次湿润了,方五把她按倒在了沙发上。妈妈目光呆滞地躺在沙发上,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微微红肿的阴唇间流了出来。两侧阴唇已是红肿不堪,观来艳若桃花,令人欲火焚身,心动不已!

  妈妈感觉四肢仿佛象散了架一样,浑身无力。她艰难地并上酸痛的双腿,抱胸蜷缩起身子。肉体的疼痛和失身的痛苦使她不由痛哭失声。

  “不!不要过来,我会死的,不要!!呜呜……”

  但是噩梦还没有结束,妈妈惊恐地看见脱得一丝不挂的另几个男人,撸着已经坚硬勃起的阳物,淫笑着向她围了过来,她紧紧护住雪白的酥胸,拼命摇头哭喊。

  两个男人一人抓住妈妈的一只脚,把她两条修长的玉腿左右大大分开,三个男人不顾她的哭泣和哀求,把她死死地按在床上。

  一个男人骑在妈妈的身上,把阳具放在她的乳沟中,双手握住她的乳房使劲往中间挤,用阳具在她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中摩擦起来,龟头不时顶到她端正的下巴。

  胸部被压迫的结果让妈妈张大了嘴喘气、呻吟,不甘寂寞的另一个男人不失时机地抓住她的发髻,猩红的大龟头顶在她性感的朱唇上。

  一股恶心的尿臊味让妈妈感觉一阵恶心,那男人把粗黑的阳物插入她的口中,龟头直刺到她的喉头深处。

  妈妈被这突然其来的举动弄得呼吸困难,胃里一阵翻滚,可是那男人浑然不管她,大力地动着她的头,在她温暖的小嘴中抽插起来。

  又有一个男人迅速脱光衣服,跪在妈妈那大大分开的两条玉腿中间,他早就对美貌性感的妈妈垂涎三尺了,现在妈妈终于赤条条地躺在自己身下,悲哀地发出诱人光泽的玉体横陈,令男人兴奋得差点昏过去,同时也激起了他的兽欲。
  男人的双手在妈妈正夹着另一个男人阴茎的高耸的乳峰上狠狠揉了几下,他用双手托住妈妈的腿弯,把她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让她红肿的阴户向上突起,妈妈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男人坚硬的阴茎顶在她那还流淌着方五精液的两片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嗯……”妈妈丰腴的大腿肌肉一阵痉挛,紧绷的足弓证明她正承受巨大的痛苦,随着男人大起大落地抽插,含着阴茎的口中含糊不清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男人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肮脏的阴囊打在妈妈雪白的屁股上“啪啪”直响,混合着妈妈痛苦的呜咽声形成一幅淫靡暴虐的景象。
  就这样,男人们粗壮坚挺的阴茎依次轮流插入妈妈阴道,妈妈心知难逃此劫,忍辱含羞迎合着男人们的粗暴抽插。她的情欲慢慢地被诱发出来,断断续续地发出半是痛楚半是快感的呻吟,有节奏地收缩阴道肌肉,为往复不止的阴茎提供最大限度的性刺激,诱使男人们都能快点达到高潮,减少一些交合时间。

  妈妈被奸得奄奄一息,象死鱼一样趴在地上,剩下两个鼻孔在出气……不等她喘过气,就会有几个男人扑上去,继续着残酷的奸污。

  “啊!啊!啊!啊!”

  妈妈只感觉到男人们的手在她的裸体上抓捏着,肩头、乳峰、纤腰、臀部、大腿、赤脚无不被男人们肆意地侵犯着。男人的生殖器插入了她毫无防御的阴部。受辱的她挣扎着,呻吟着,陷入了地狱般的境地……

  “哈哈…”男人们看着在自己粗壮的身体下痛苦辗转的妈妈,淫笑着。
  “啊…啊…”

  妈妈羞耻地呻吟着。她挣扎着雪白美艳的肉体,但无论她如何躲闪,都逃不了男人们的包围,她的四周都是男人的阳具,有时她的嘴巴、阴道、肛门同时抽插着男人的阳具,她披头散发,她的丰乳、肥臀被几双大手粗暴地揉捏着,在轮奸之下,她白皙晶莹的乳峰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淤青色的指痕,但依旧尖挺,大腿的内侧满是男人的精液,一直流到玉足。

  当轮奸全部结束的时候,妈妈几乎虚脱了。但她依旧无用地挣扎着。

  方五从里屋拿出了一顶小号的旅行帐篷,进口朝着大家在墙根支了起来,然后他又抬来一个尺来高、半人长的旅行床,放到帐篷中。接着他嗤地一声在拉开帐篷入口处的拉链,从敞开的拉链处可以看到帐篷中的矮床紧紧顶着外面的帐幕。
  方五架起妈妈塞进帐篷。很快,妈妈的头从帐篷的入口处露了出来,显然她是被仰面放在床上的,由于她的头没有支撑,无力地垂向地面,整个脸向下,两只大眼无神地望着众人,她任何微小的表情变化台下都一览无遗。方五还在把她往外推,不但她整个头部露在帐外,两个雪白的肩膀也全露了出来,连一双微微颤动的高耸的乳房从帐篷的开口中也隐约可见。